Post Jobs

怎么大家不能够像OPPO同样自信,中夏族民共和国人却还在为中西医何人正宗打架

图片 3

近日,国际权威调研机构Counterpoint发布了全球第三季度智能手机出货量报告,令国人欣喜的是,华为超越苹果成为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品牌,再次稳固其在智能手机市场第一梯队的领先地位。

图片 1

这一有望冲击智能手机全球第一品牌的中国手机品牌,乘着年增长超过30%的巨幅增速,带来了一部又一部被外媒评为“史上最强”的旗舰手机,华为,让国人倍感“荣耀”,令世人惊呼并确信:华为的时代,来了!

万万没想到,日本竟然占据了目前全世界90%的中药市场销售份额。不禁让国人感到尴尬。

而同样源于中国,目及世界的千千万个中国品牌,却在国际市场难于起飞,这关于腾飞说不出的尴尬,一个尬字,隐喻了太多太多藏在中国原生品牌心底的不解与谜团,而汉方药酒,就是其中备受瞩目的存在之一。

日本是一个善于学习模仿的民族,但学习模仿的对象基本只限于强者。这也是中医药在日本发展的逻辑。

汉方药酒之悠:一点饮好酒,一滴话安康

但权威期刊《中草药》最近透露:日本占据了目前全世界90%的中药市场销售份额。看到这个消息后,不禁让人感到尴尬。

中国自古酒文化盛行千年,而药酒在中国也有着很长的一段历史沉淀。相传,汉方药酒起自公元前两千八百年,民间早有“酒为百药之长”的说法,人们将珍贵的药草浸入古时研酿的美酒之中,二者互补其缺,互伸其长,汉方药酒承袭了酒文化去粕取精的文化与品质之萃,同时又与中医发展相辅相成,流连千年,最终自成一脉地成就了药与酒最恰如其分的相遇,也造就出汉方药酒这一最研承古法又不断推陈出新的岁月精华。

日本人曾说:现在我们向中国学习中医,十年后让中国向我们学习。

说起药酒的饮服,寥寥几字,亦道不尽其中妙处。精心选摘的珍贵生药材,小心地被浸入酒内,酒精在这一神奇的溶解过程中,耐心地吐哺着,等种种生药材含有的精华,在最自然、最纯净的状态下与其合二为一,而人体亦是最爱这自然纯净的芬芳,在药酒的作用下,每个细胞都如饥似渴地吸收着来自汉方酒酿的精粹点滴,药与酒的融合,让人在服用或饮用时,尽享双重的感官体验,可谓,闻时芬芳四溢,饮时香沁全身,一点饮为好酒,一滴服体安康,又是更易于贮存,药质药效久而不坏,饮用方便。

知耻而后勇。

可以说,再也没有像药酒这样的产品,能够让人名正言顺地多多贪饮几杯;也再没有如此的药品,能够让人体的吸收,通过血液的循环,将药性流转全身,将药力展至最大。汉方药酒,其妙,实远不止于尔。

只有详细了解中医药在日本的发展,特别是日本中药的长处,再加以借鉴,我们才真正有可能守护好中药这个中国人的传家宝。

汉方药酒之殇:眼看国人在日疯抢“汉方药”

日本也曾抛弃中医药

然而,就是这样一杯千百年来研萃取精的汉方药酒,为何越是到了近现代,纵使经过岁月磨洗,却未能展其光华,更有许多像是鸿茅药酒、劲酒等在内的多个药酒领军品牌,屡遭舆论质疑。

日本是一个善于学习模仿的民族,但学习模仿的对象基本只限于强者。这也是中医药在日本命运的逻辑。

就拿近年来备受非议的鸿茅药酒为例,可能从未有人像了解它的原材料豹骨来源、它的药用功效、它的广告宣传那样,去真正了解这个品牌作为汉方药酒的发展与沉淀;也从未有多数国人真正体会或感受过,来自像鸿茅药酒这类的汉方药酒,为民族、国家品质品牌传承带来的荣誉感与自豪感。

南北朝末期,中医经朝鲜半岛传入日本。等到唐代,日本开始全面学习中国文化。中医学也被日本全盘吸收,并在后世发展成为具有日本特色的“汉方医学”。

在这一点上,我们真的不比古人。据记载,战国名医扁鹊治人屡用药酒;东汉中医典籍《神农本草经》中曾载,药中,有的宜于入煎,有的宜于制丸,有的宜于酒浸;明代《本草纲目》中记载过的药酒,多达69种。由此可见,汉方药酒治病健体、补气补血、开胃健脾等功效,自古便在中华大地,流传生根。

日本汉方医学和中国中医是同根同源、同根异枝。

反观当下,国人却一边批判着国之药酒市场的种种不堪,言之没有行业标准,没有细分领域,多数药酒企业工艺粗糙,口感欠佳;一边竟跑去邻国日本,抢购起了汉方药剂。且不必说华为目前在智能手机市场登临的国际高度,中国的汉方药酒,眼下甚至连其在日本的发展高度,都难以企及。

日本遣唐使

这是中国汉方药的发展之殇,更是中国中医药格局与定位之殇。为什么包括汉方药酒在内的汉方药,长久以来难成大器,而国之华为却能一跃站在世界之巅,这与产业发展的方法论有着密切联系。

虽然在近1000年的时间里汉方医药保护了日本人的健康,但近代以来却受到极大挑战,甚至一度被抛弃。

如此看来,日本真的是极重视方法论的一个国家。以日产的汉方制剂为例,日本早在1974年便发布了《一般用汉方处方承认审查内规》,之后便不断提高汉方制剂质量标准的可控性,保证每一批汉方制剂质量的均一性,保障临床用药的安全有效性,其汉方药起步并未早于中国,却审时度势,厚积薄发,率先向国际世界递出了“汉方”的名片,日本医药界也确实有约九成的医生会选择使用汉方药作为医疗用途,以医带药,“汉方”二字,在日、在国际,舆论与销量收获颇丰。而上世纪90年代,国人也曾赴日学习标准化的汉方药生产技术,而至今表现的仍像是未习得其真谛。

大航海时代到来后,葡萄牙人、西班牙人、荷兰人等相继来到日本。日本起初还把他们称为“蛮人”。但有些具有探索精神的日本医生发现,和粗糙的中医人体图谱相比,即使看不懂“蛮人”的文字,他们的人体解剖图却更为精准。中医不再是绝对的权威。

除了行业企业自身的标准化能力不高、发展定位暧昧不明外,国家与政府相关层面的审批慢,中医药行业发原材料品质下降,创新能力提升太慢,品牌与产品国际化生产管理接轨能力弱等,也是汉方药酒行业暴露缺失的多个方面。

一场战争更是动摇了政府对中医的态度。

加之,近年来,中药不良反应报告率居于各类药品之首,致使汉方药与汉方药酒的品质惨遭质疑,社会舆论氛围也对汉方药酒并不友好。像鸿茅药酒之类的品牌汉方药酒,纵然品质不减当年,也在舆论大跳水的趋势中,饱受影响,难兴于国,发于世。

1853年、1854年美国佩里舰队两次“叩关”,砸开了日本的国门。日本开明派也逐渐认识到西方文明的先进性。

渐渐地,自家宝贝却被别家炒成了天价,野花竟开的比家花更香,这让中国汉方药业界标准制定优化的呼声越来越高,堵在汉方药门前的巨石,是时候该被一块块儿搬走了。

明治天皇即位后力推改革,在1868—1869年“戊辰战争”中打败幕府军队。这时的战争已不是冷兵器时代的大刀长矛,而是用上了火枪火炮,死伤规模更大。随军的老中医束手无策,但从英国使馆招聘来的西医挽救了很多士兵的生命,很多人很快恢复,又投入战斗。

汉方药酒之光:披荆斩棘,像华为一样腾飞

18世纪中后期日本人所著《红毛杂话》中的显微镜

关键时刻,国家适时地为汉方药注入了一剂强心针。自2016年以来,国务院发布了《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》,深入挖掘汉方药学这一中华文明瑰宝,全面推进产学研一体化,推动中医药产业化、现代化、标准化,要让汉方药真正如华为手机一般向世界展颜,这一期盼,终于指日可待。

明治维新,可以说就是日本抛弃源于中国的文明,全面拥抱西方文明的过程。

为了规范汉方药酒行业的健康发展,传承汉方文化,中国中药协会本年度携手国内23家以科研机构、医院和企业为主的单位及代表,在山西太原成立中国中药协会药酒专业委员会。未来,委员会还将研究出台一系列行业标准,规范中国药酒市场,汉方药酒的春天,或许真的来了。

西医“理所应当”地取代了中医。

类比于华为的腾飞,以汉方药酒为代表的中医药产品,无非在三个方面亟待夯实:一、产品是根基,华为的发展离不开产品的标准化、制度化与管理的流程化,汉方药酒正是缺乏于此;二、华为对产品的精雕细琢,对受众的细分研究离不开“人”字,这昭示着,汉方药酒“以人为本”的意识必须加强,更多临床可行性、安全性、使用情形的可能性,都需要从人的角度出发,点滴落到实处;三、华为的产业布局、未来指向、发展战略,都时刻紧贴时代与国际的需求,培养汉方药酒以
“中国理念、国际眼光”去走未来之路,是一条腾飞秘诀。

日本政府“封杀”中医:师资格考试科目都是西医内容,废止汉方药馆,禁止汉方自由买卖,只有持有西医执照的医生才能开中药…

让更多人饮用汉方药酒容易,让更多人了解汉方药酒,需要传承的熏陶与品质的打磨。华为得以让国人自信,汉方药酒同样不输于人。相信当下与未来,会有更多像鸿茅药酒这样的行业领军者们,不忘初心,砥砺前行,而我们作为汉方药酒的“主场”观众,也需怀着一份包容之意,切实感受汉方传承,支持汉方发展,让更多“华为”从这片希望的土地上,起飞,飞得更稳,更高,更远……

中医药在日本复兴

图片 2

明治维新后的几十年里,日本学校不再教汉方医学。

到20世纪70年代后,情况发生了变化。

随着日本经济快速现代化,患慢性病、过敏性疾病的国民人数迅速增长,特别是老龄化带来了大量的老年病。西医对此常常无法解决,而中医药(汉方医学)却往往有出乎意料的效果。

中日建交也大大加强了中日文化交流,中国中医药的大量成果再度被介绍到日本。

日本政府也给予了大量支持。根据东汉张仲景《伤寒杂病论》中的原方,目前日本有210个处方受到普遍应用。1976年,厚生省正式将汉方药列入健康保险,把主要的210个有效方剂及140种生药列为医疗用药,可以进入医疗保险,这样患者个人就只需要承担10%—30%的费用,大大鼓励了汉方药的应用。

随即,中医在日本实现复兴,特别是汉方药取得了巨大的成效。

日本一处汉方药店

日本汉方药厂有200家左右,汉方制剂多达2000多种。

89%的日本医生会开汉方药处方,处方用汉方药每年以15%的速度增长。

目前日本6万家药店中,经营汉方制剂的达80%以上,在药局、药妆店的显著位置,基本都能找到汉方药。

一家汉方药店的宣传画

日本民众也非常认可汉方药,近80%的日本人认为,汉方医药治疗慢性病十分有效,60%的日本人认为汉方药能促进健康长寿。

日本“帝国制药”(日本一家制药公司:编者注)生产的贴敷剂出口40多个国家和地区,年产膏体1.8万吨,相当于12亿贴,连接起来可以绕地4.2圈,产量居世界第一。

帝国制药产生的膏药

日本人为什么走在了前面?

据说,日本医学权威大肪敬节在弥留之际曾激励弟子们:现在我们向中国学习中医,十年后让中国向我们学习。

核心期刊《中草药》于2016年在一篇文章中提到:目前日本汉方药占据了全世界90%的中药市场销售份额。

日本汉方药如何实现了逆袭?

中国引进的大塚敬节所著《临床应用伤寒论解说》、《金匮要略研究》

1、政府支持

除了将汉方药纳入医保体系,减轻患者采用汉方药的药费负担外,日本政府也十分重视汉方医学教育。明治政府曾颁布法律废止汉方医学,1972年日本文部省批准综合大学医学部、医科大学、药科大学、齿科大学可开设传统医学教育课程。

2001年3月,文部科学省发布《教育核心课程设置》,汉方医学教育被纳入其中。到2004年,80所医科大学全部开展了汉方医学的教育。

政府还投资建立了一系列汉方医药研究机构,比如北里研究所附属东洋医学研究所、富山医科药科大学和汉药研究所。

面向大众的读物

图片 3

2、重视创新

日本的创新主体是企业。

日本制药企业的科技人员占全国科技人员总数的60%,其研发费用占整个国家投入的80%。日本的三大汉方药生产企业(三共、津村、钟纺)的新药研发费用均占每年销售收入的10%—20%。

日本汉方药大多采取颗粒剂、片剂、胶囊剂、口服液等剂型,摆脱了水煎火熬的传统中药服用方法。为最大限度保留药效,药物提取过程采取温浸提取、减压浓缩、喷雾干燥、真空冷冻干燥等技术和设备。

日本“小林制药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